Arion

We all have two lives. The second begins when you realize you only have one.

【双黑/太中】落

*失踪人士浮水冒泡
*发糖专业户终于产了半刀不刀的刀(?)
*ooc ooc注意
*临文涕零 不知所云



坠落的前一秒,我站在楼顶上,在脚下这幢大楼的邻街看见了他。

我喊了他的名字,然后一跃而下。

他一定是听见了的,因为独属于他的漂亮的头发在夜色中飞扬起来,让我在下落的加速度中还能回忆起那一缕橘红色发丝掠过指尖时柔滑的触感。

我料定他这一次是来不及接住我的,不同于以往他无数次所做的那样。

果然不久后,在我闭上眼睛的一刹那,我的背脊与坚硬的水泥地重重地碰撞在一起——我当然没有选择头朝下落地,因为那样的死相实在太糟。

况且我还有没做完的事情呢。

但即便我如此艰难地在空中转了半圈使自己面向天空,落地时耳边的轰鸣还是伴着骨头碎裂的声音放大了无数倍地冲进了大脑,一时间我以为自己就要昏迷过去。

这可不行啊,我头疼地想。

很快耳边传来了我再熟悉不过了的脚步声。

我费力地转过头去。视线有些模糊,但我还是能轻而易举地辨认出他怒气冲冲的蓝眼睛。

我向他伸出尚且完好的右手,他咬着牙走过来蹲下,小心翼翼地托起我的上半身让我靠在他的怀里,一边低下头狠狠地咬上我的嘴唇。

胸腔里不断涌出的血液顺着我们交触的唇角流下,我想到自己时间无多。

今天我难得地没有把风衣的长袖卷上去,此时虚虚搂上他后腰的右手已经握住了袖子里滑出的匕首。

我眯起眼睛,用力地将匕首从后面刺入了他的心脏。

我看到他惊诧的神色,不过很快这抹惊讶也会随着别的感情一起从那双眼睛里消散了吧。

我用最后的一点力气撑起支离破碎的身体,凑到他的耳边。

我听到自己喉咙里发出咯咯的笑声。

中原中也,中原中也,我轻轻地咬他的耳朵,吟唱般含混不清地说——

我爱你。

评论(2)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