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kachu

中考闭关
我要努力学习了!!!

非常感谢各位fo我的小天使!

【求助】森鸥外几岁?

因为官方好像没有设定森鸥外的年龄(说起来连广津老爷子都有年龄设定了为什么首领到现在还没有...)

一开始感觉应该是和红叶大姐差不多大?
但是红叶大姐26岁,森鸥外怎么看都不像是只有二十几的样子...

后来看到第50话,福森搭档的时候又觉得他俩好想差不多?
但是福泽谕吉44岁!

26~44?

不这差得有点大啊......

于是想问问。

占tag抱歉。

【双黑/太中】落

*失踪人士浮水冒泡
*发糖专业户终于产了半刀不刀的刀(?)
*ooc ooc注意
*临文涕零 不知所云



坠落的前一秒,我站在楼顶上,在脚下这幢大楼的邻街看见了他。

我喊了他的名字,然后一跃而下。

他一定是听见了的,因为独属于他的漂亮的头发在夜色中飞扬起来,让我在下落的加速度中还能回忆起那一缕橘红色发丝掠过指尖时柔滑的触感。

我料定他这一次是来不及接住我的,不同于以往他无数次所做的那样。

果然不久后,在我闭上眼睛的一刹那,我的背脊与坚硬的水泥地重重地碰撞在一起——我当然没有选择头朝下落地,因为那样的死相实在太糟。

况且我还有没做完的事情呢。

但即便我如此艰难地在空中转了半圈使自己面向天空,落地时耳边的轰鸣还是伴着骨头碎裂的声音放大了无数倍地冲进了大脑,一时间我以为自己就要昏迷过去。

这可不行啊,我头疼地想。

很快耳边传来了我再熟悉不过了的脚步声。

我费力地转过头去。视线有些模糊,但我还是能轻而易举地辨认出他怒气冲冲的蓝眼睛。

我向他伸出尚且完好的右手,他咬着牙走过来蹲下,小心翼翼地托起我的上半身让我靠在他的怀里,一边低下头狠狠地咬上我的嘴唇。

胸腔里不断涌出的血液顺着我们交触的唇角流下,我想到自己时间无多。

今天我难得地没有把风衣的长袖卷上去,此时虚虚搂上他后腰的右手已经握住了袖子里滑出的匕首。

我眯起眼睛,用力地将匕首从后面刺入了他的心脏。

我看到他惊诧的神色,不过很快这抹惊讶也会随着别的感情一起从那双眼睛里消散了吧。

我用最后的一点力气撑起支离破碎的身体,凑到他的耳边。

我听到自己喉咙里发出咯咯的笑声。

中原中也,中原中也,我轻轻地咬他的耳朵,吟唱般含混不清地说——

我爱你。

【敦芥】新年贺

*给QB大人@无心Alpha 和另一只马猴烧酒@Vagabond 的新年贺~新的一年我还是爱你的马猴烧酒哦~
*有病系列 ooc慎 ooc慎 ooc慎
*祝大家新年快乐~(比心)



“龙之介新年快乐!新的一年也请多多指教!”

“......”

“对不起人虎。”

“诶?”

“我以后不能和你一起战斗了。”

“诶诶??”



“我已经成为马猴烧酒传销团队中一名光荣的马猴烧酒了!!!”



“......”

“喂QB吗,我也要签契约,立刻马上!”

“什么,大年夜休假暂不提供此服务?不行,我现在就要签!”



“龙之介!我也成为马猴烧酒传销团队中一名光荣的马猴烧酒了!!!”

“嗯!那么新的一年也一起努力吧!”

【双黑/太中】小段子.3

*混更混贺
*@无心Alpha @Vagabond 
*真·小段子
*ooc慎
*祝大家新年快乐~(比心)


【3】

“中原中也!和我签订契约,成为马猴烧年糕汤吧!我可以实现你好多个愿望!”

“不签,滚。”

“好多个愿望诶,好多个!”

“不签,滚。”


结局一
“你他妈别给我滚河里去啊!”

结局二
他们喜闻乐见地(划)滚上了床。

萝莉控救不了黑手党

*森先生好萌......爱丽丝酱也好可爱......


“森先生......”
“太宰君有事等会再说.....爱丽丝酱——不要再吃了——爱丽丝酱——”
“......”
森先生您要是再这样我可是真的要叛逃了哦。

“首领......”
“中也君吗?等等哦......爱丽丝酱——试试这条裙子嘛——爱丽丝酱——”
“......”
砰!!!

“好了那么太宰君和中也君有什么事......啊咧?”

“爱丽丝酱......QAQ”
“放弃吧林太郎,我是不会去把他们哄回来的。”

【双黑/太中】小段子.2

*乱七八糟的我都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
*这次是同居有儿子的设定
*ooc重灾区
*双黑复活夜我要上天了啊啊啊


【2】

中原中也心情颇好地哼着歌走进一家超市。

今天港黑没什么大事儿,下班这么早去买点蟹肉罐头回去好了。

当他一只手托着半人高的大袋子一只手摸出钥匙打开门的时候,心里哗啦一凉。

平常开心地扑过来而丝毫不顾他的中也爸爸对于自己应不应该装作被撞倒的样子而产生了无限纠结的小文也,此时正扁着个小嘴葛优瘫在沙发上,

玩帽子。

没错就是中原中也的帽子。

哎呦我的乖乖你玩什么都好就是别碰我的帽子啊!

中原中也丢开手上的塑料袋,袋子受到异能力控制而稳稳当当地落在桌子上的同时,他已经三步并两步地跨到沙发边上伸手拿回了自己的帽子。

儿子有事能哄帽子有事儿就不行了,中原中也一边把帽子上上下下看了个遍确定它没有受到迫害一边理直气壮地想,然后终于把目光放在了已经委屈到哭出来的小孩身上。

诶等等等等怎么了别哭啊这是怎么了?!!

中原中也有点方,他决定先问一问。

“怎么了文也,是太宰那个家伙欺负你了还是被老师骂了?”

且不说太宰爸爸为什么要欺负我以及我这个三好学生怎么会被老师骂,太宰文也无语凝噎,擦擦眼泪冷漠地想,请不要进门先关心你的帽子还把自己的童年往我身上硬套好吗。

太宰爸爸已经把包括你一年里有三百六十五天在被他捉弄和总是被红叶阿姨训斥的黑历史统统告诉我了。

“不,没事。”

气到不想说话的文也走回自己的小房间,顺便拿走了桌上的绷带。

嗯所以到底发生了啥?

中原中也不明所以,一脸茫然。

不久之后太宰治推开大门一边叫着“我回来了~”一边和中原中也交换了一个黏黏腻腻的见面吻。

不要问我见面吻是什么太宰爸爸定的规矩岂是我一个小屁孩能明白的。文也呈大字躺在床上面无表情地盯着天花板,装作没有听见门外响亮的“chu”声。

他们在外面说了一会儿话。

又过了几分钟太宰治终于推开了小房间的门。

“文也!”

“你是不是又拿了我的绷带!”

虽然我知道你不会来安慰我但也不至于这样吧。

“我跟你讲了几遍了不要老是学你中也爸爸随便拿别人东西你怎么就是不听呢你说是吧中也!”

“滚!”

门外飞来一个抱枕,精准的击中了太宰治的后脑勺。

然后他被拖了出去。

太宰文也躺在那边动都没有动一下。

我是谁我在哪儿我要干什么。

我是不是你们亲儿子我是不是在家里我是不是被小刀划了一下需要包扎。

中也爸爸情商低也就算了太宰爸爸你为了秀恩爱都不关心我一下吗。

不过就算我说了基本除了一个“诶文也是想要一个小弟弟或者小妹妹吗”这种完全无关的回答也并没有什么别的卵用吧。

唉算了都懒得生气了。

你们开心就好。

【双黑/太中】小段子.1

*只是一个甜甜的小片段
*想到什么写什么,强行撒糖
*作业好多我已经要绝望了


【1】

“咔嚓”

太宰治走进屋子,反手关上门。

客厅里的灯特地为他留着,他脱下鞋子放好,有条不紊地把外套挂在衣架子上,看到上面熟悉的黑帽子不由得皱了皱眉。

中也的审美观真是没救了。

太宰治一边想,一边抬头瞄了一眼墙上的挂钟。

已经两点了诶。

他叹了口气,轻手轻脚地换好睡衣走进卧室。

顺手给床上睡着的小矮子拉了拉被角,太宰治坐在床边上,声音几乎听不见地说:

“中也,等我忙完这段时间,以后就能早点回来了。”

面前沉浸在睡梦中的人毫无知觉地翻了个身。

太宰治轻笑一声,吻了吻恋人的额角,躺下来轻轻地从背后搂住他的腰肢。

“晚安,中也。”

身后的呼吸声渐渐地平稳,中原中也睁开眼睛,似是对他之前说的话不满地切了一声,又往太宰治怀里缩了缩,才弯起嘴角再次闭上眼。

晚安,太宰。

【文豪野犬】全员欢脱向 短篇 主太芥

ooc,自行避雷

“你变强了啊。”

太宰治说完这句话的第二天,当社长收到来自芥川龙之介的入社申请书的时候,惊讶得把茶里的茶梗都喝了下去。

Are you kidding me?

第三天芥川出现在了侦探社里。

至于他是怎么通过入社测试的,在社长和太宰保密的情况下,连乱步也推测不出任何消息。

只是社长一脸欣慰地表示,芥川是个好人。

太宰的表情很精彩。

从此芥川成为了侦探社的一员,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才不是这样的!

众人一致认为芥川在向病娇的方向发展。

感受最明显的当然是太宰。

芥川已经完全把自己当成了太宰的随从,太宰去哪里他都坚持不懈地跟着去。

啊,当然太宰上厕所的时候他还是会在外面等的。

这不是重点。

事实上太宰无论在什么地方,只要一回头就能对上芥川若有所思的视线,看的他心里直发毛,冷汗都要出来了。

有一次太宰试着(?)拒绝芥川的同行,芥川什么也不说,只是面无表情地用一种“太宰先生您已经厌烦弟子了么是弟子哪里做得不够好么让您提出这样的要求是弟子的无能”的哀怨眼神盯着他看。

好吧,你还是跟着吧。

当然太宰是不会放弃的。

于是有一天他趁芥川去买东西的时候偷偷溜了出去。

芥川回来发现太宰不见了。他依旧保持沉默,一言不发地回到自己的位置坐下。

众人自觉与他保持十米距离。

珍爱生命,远离病娇。

据目击者中岛敦描述,当时芥川周围的怨气已肉眼可见,几乎快要化为罗生门吞噬一切了。

等等你问为什么芥川会去买东西?

哦对了,芥川除了有时候有点病娇以外,是一个非常称职听话的徒弟。

至于称职,洗衣做饭打扫卫生芥川无一不精,太宰家的家务完全是他一手包办。

至于听话就更不用说,某天中岛敦发现芥川风衣里面是一件白色小洋裙时吓得尖叫了起来,成功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然而预想中化为废墟的侦探社并没有出现,芥川一脸认真地看着敦说:“老师送的我都喜欢。”

敦受到一万点暴击。

众人看向太宰。

他耸耸肩继续看报纸。

是人都看得出他脸上得意的表情。

当然芥川的病娇化不止影响到了太宰,侦探社众人也深受其害。

比如说国木田独步。

当国木田要为太宰又一次破坏了自己的完美理想计划而揪起他的领子暴揍一顿的时候,身后一双黝黑的眼睛爆发出了滔天的杀气。

国木田抖抖抖地放了手。

不过值得一提的是,芥川和小镜花的关系有所改善。

当然对于芥川加入侦探社的事,一开始镜花的内心是拒绝的。

然而自从某一天芥川去买红豆沙顺便给镜花带了一份回来以后,镜花看他的眼神都不一样了。

他们甚至一起吃了可丽饼和汤豆腐。

然后?

然后芥川承认了“可丽饼很好吃”这句话的真实性。

——————————————————————

最近森欧外感到压力很大。

港口黑手党已经快乱套了。

由于芥川的离开,樋口一叶等死忠分子纷纷申请离开。芥川的妹妹银当然也递交了申请书。

五大干部之一的尾崎红叶看到大家的积极,想到小镜花,也滋生了脱离黑手党的念头。

五大干部一人死亡,一人离开,若是红叶也离开,那么只剩两大干部。

那还玩儿什么黑手党啊掀桌!

你问为什么中原中也不走?

不好意思虽然我也支持双黑和中芥但这篇是太芥。(笑)

内心崩溃的森欧外向福泽社长提出了联盟。

福泽社长差点把杯子一起吃了下去。

The end.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